簡單生活、簡單愛

關於部落格
幸福不在於有沒有人愛
而取決於你愛不愛自己
  • 36585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臺灣要變天了


似乎要變天了 有人說台灣變成這樣完全是教改的下場,大學畢業生水準高中化,國際競爭力每下愈況,知安不知危其禍亦不遠。
 
花蓮天祥的晶華、花蓮市的中信(已改為翰品酒店)、統帥、王子(整修中)等飯店已都被中國買走了。大榮.新竹貨運已被中國人買走....?臺灣人你還有多少機會?
 
中國老闆評臺灣上班族:空有人情味,卻無競爭力.十分震撼的一篇文章…
 
一股中國勢力正快速崛起,短短5年,「中國人管臺灣人」正在增加,這些高階經理人的共同點是「兇悍、聰明、主動出擊,不撂倒對方不罷休」,就如同犬中之王~~藏獒一般。三月中旬,臺灣區照明燈具輸出業同業公會召開每季一度的理監事會議,現場將近二十位臺灣照明燈具業的領導者,前臺灣飛利浦(Philips)照明事業部門總經理張沁,在會場與大家談笑風生。
 
外商經理人自信俐落的穿著打扮、一口標準的國語,與同業熟絡的關係……,從旁觀察,左看右看,張沁都是個臺灣人,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張沁竟是出身上海的中國人。
張沁在中國受過完整大學教育,留學美國,如今雖然手持美國護照,其實仍是不折不扣的中國人。
他去年高升為中國飛利浦策略總監,卻仍保有臺灣區照明燈具輸出同業公會理事頭銜,每季固定來臺參與理監事會議。
 
這位在臺灣飛利浦任職時向總部提出「不必給我年度目標,我會自訂目標,而且標準會更高」的中國人,如今不僅隔海管理臺灣人,還為臺灣照明行業積極扮演向政府提出建言的角色。
 
像張沁這樣身在臺灣,位居企業高階,卻鮮少被注意到的中國經理人還有多少?五年前,《商業周刊》曾經以前臺灣通用(GM)總裁劉小稚做為封面故事,製作了「第一位中國總經理搶灘臺灣」的專題報導,當時,本刊曾點出一個趨勢,中國菁英的高階管理能力,已經被國際大公司認可,而且開始活躍於亞洲舞臺。
 
五年後,本刊發現,在這段期間內,臺灣法令已於二○○三年開放跨國企業申請中國人士來臺工作。
 
根據入出境管理局的統計,三年下來,已有將近三千位中國人士獲准來臺,雖然該法尚未能適用於臺資企業,但很顯然,中國高階經理人的確已開始在臺灣工作職場上粉墨登場;無論在臺灣本地或者前進整個大中華地區,甚至亞太地區,臺灣人都避免不了要面對中國老闆或主管。
 
現象一:在臺國際企業大量拔擢中國經理人
五年前,劉小稚只是中國總經理搶灘臺灣的單一個案;如今,臺灣飛利浦照明事業部門總經理張沁、美商UT斯達康電信(UTS tarcom)臺灣區總經理葉舟、奇異(GE)企業金融事業部臺灣區總 裁陳劍鋒、泰商卜蜂臺灣研發副總王寧、肯德基(KFC)臺灣開發部副總監虞國偉、紐約人壽業務長黃曉東等中國高階經理人,都相繼在臺灣職場上嶄露頭角。
 
現象二:越來越多中國企業在臺設立分公司
近五年來,包括中國最大電腦公司聯想電腦、中國最大家電公司海爾電器、中國最大通訊公司華為科技,以及北大方正與中興通訊等中國企業,陸續來臺成立分公司。形成人在臺灣,卻是領中國老闆薪水的情況屢見不鮮,當中如聯想電腦,甚至直接任命中國經理人親自坐鎮臺灣,統籌聯想在臺灣每年達二十億美元的採購。
 
現象三:中國人躍為國際企業亞太區負責人
英特爾(Intel)去年首度拔擢中國人楊旭為亞太區最高主管,英特爾內部稱這項新人事案為「撞破英特爾的天花板」;英特爾的最大對手超微(AMD),更早在前年即指派郭可尊為超微大中華區最高負責人,掌管範圍涵蓋臺灣,往後郭可尊並成為超微第一位來自中國的全球副總裁。英特爾或超微並非特例,包括知名美國軟體公司Autodesk、高盛證券與IBM等,都已做出相同的人事命令。
 
現象四:臺資企業也開始出現中國經理人
國內IC設計公司晨星半導體總經理楊偉毅出身廈門,去年創造出每股稅後盈餘高達三十元的驚人紀錄;第一次吃便當經驗在臺灣的溫州人林峰,以不到六年的時間,成為國內最大便當連鎖店悟饕池上飯包執行長。
 
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程天縱在二○○三年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曾說:「臺灣經理人在中國的價值會越來越低,因為中國經理人遲早會跟上,」當時,程天縱斷言,「臺灣的優勢還有,但大概也只剩五年(至2008年)吧!」
 
當時這個說法被認為是否有點誇張?如今看來,中國經理人甚至花不到五年的時間,就已彌平和臺籍經理人之間的差距。
 
「臺灣人管中國人」早已是舊印象了,而且,就算你不去中國,並不代表他們不會過來,不論是在高科技業、金融業或臺灣人最熟悉不過的在地餐飲服務業,甚至是你不會想到的養豬業,一股中國勢力正快速崛起。
 
這群在中國出生,至少在中國完成大學教育的經理人,有別於臺灣「島國文化」經理人,他們帶來什麼樣的異質文化?他們的經驗為何被認為能夠打造臺灣市場?為何有臺灣企業願意付錢雇用中國高階經理人來管理臺灣人?
 
比臺灣人渴望勝利苦過、熬過,千萬人中拚了命要出頭。
 
專為國際企業提供中高階主管人才仲介的經緯智庫公司(MGR)總經理許書揚指出,相對於臺灣, 中國人長期處於物資缺乏、機會難得,窮慣了的環境當中,再加上經歷過文化 大革命的環境動盪,中國人相當珍惜且把握任何機會。尤其,「中國人是每百萬人才有一個能冒出頭,極度競爭下的生長背景,讓他們願意不計任何代價去爭取任何機會,那怕只有一點。」 麥肯錫大中華區金融機構諮詢主 管計葵生(GregGibb)說,「在麥肯錫要成為董事,必須通過長達七年、陣亡率高達八三%的菁英淘汰賽,臺灣人大多熬不住苦,通常到第四年即放棄,中國人卻行。」所以麥肯錫進入中國的時間雖然比臺灣晚,目前卻有四位中國董事,臺灣只有一位。
 
自青康藏高原,經歷過文革,擁有德國博士學位的劉小稚就曾指出,「我沒有一個成果是白給的,因為我是困境下的survivor(生存者)」,因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天天工作,往死裡幹。」
 
卜蜂種豬經營管理事業處副總經理王寧,高中畢業後,也是在青海鄉下勞動,負責在半山腰上種西瓜。半山腰的太陽較大,要利用石頭保住土壤的日曬溫度,他一整天做的事情,就是到河床邊撿拾鵝卵石、搬到車上,再把滿車的鵝卵石推到半山卸下、鋪在土上,然後繼續撿鵝卵石,再推車上山。冬季嚴寒,這群勞動者被要求在三個月內繳交兩百公斤的水肥。每天,王寧尾隨在藏胞的後面,只要看到藏胞撩起長袍往地上一蹲,準備如廁,王寧就趕緊湊上前去,忍著臭,用容器承接最新鮮的糞便。整整有一年,他吃不到肉,三餐都以麵食及葉菜度日……「上山下鄉那麼苦都熬得過來,還有什麼好怕的?」
 
王寧八年在臺灣衝刺事業,返鄉探親的次數不到五次,建立了臺灣最大的養豬事業。苦過、熬得過、拚了命要出頭,對勝利的定義跟臺灣人不一樣,這是中國高階經理人將越來越被重用的主因。
 
比臺灣人樂在競爭 九犬出一獒,重重淘汰激發鬥志,去年甫上市,就創造銷售十萬本熱潮的中國小說《藏獒》(楊志軍著)書中對於藏獒,這種傳奇巨犬的描述,用在這群中國經理人的身上,似乎恰如其分。
 
藏獒產於西藏和青海,皮毛長而厚重,耐寒冷,能在冰雪中安然入睡。牠性格剛毅,力大兇猛。「真正的藏獒像黑熊一樣強壯,像豹子一樣敏捷,像獵人一樣聰明。」這是西元一二七五年馬可‧波羅遊記對藏獒的描述。「 九犬出一獒,一 獒抵三狼」。《藏獒》書中提到,幾千年來,藏獒能夠成為「犬中之王」,是因其長期處於惡劣環境下的「物競天擇」:留強不留弱、留大不留小、留美不留醜。
 
藏獒被形容像是一頭「雪山上的獅子」,充滿了傲氣與競爭性。牠們不屑與比自己矮小的狗打鬥,終極目標就是打敗獒王。而藏獒與藏獒之間的相搏,不只是打鬥,更像是生死存亡的戰鬥,直打到當中一隻的半個脖子,嵌進了另一隻張開的大嘴中,鮮血從牙縫裡流了下來,無法動彈才會罷休。
 
這群中國高階經理人,就像生活在西藏青康藏高原上的獒犬一般,也是中國眾多菁英競爭下脫穎而出的產物。吃苦,對他們來說如家常便飯,而且因為曾經熬過無數競爭才終能出頭,這群中國高階經理人的共同特色是樂在競爭、遇見挑戰更興奮。美商UT斯達康臺灣區總經理葉舟就是典型的例子。
 
五年前,來自溫州、三十三歲的葉舟主動向UT斯達康總部提出到臺灣打天下的申請,當時的他,已是UT斯達康中國區無線產品事業部總經理,在中國掀起一股浪潮的「小靈通」手機就是由葉舟發明並取名的,不過,葉舟卻只為了讓「小靈通」手機跨出中國市場,即隻身來到臺灣。
 
比臺灣人手段強悍有三成把握就進攻,把對手逼到絕路對於潛在市場量不到中國十分之一,競爭程度卻是十倍的臺灣,他的反應竟然是,「我簡直是樂壞了,滿腦子只想著要是能拿下,我就是神。」甚至,雖然他只是UT斯達康臺灣區總經理,過去五年卻在總部未下達任何指示之下,不顧身分,把手腳伸進韓國、菲律賓與土耳其等市場,最遠還曾到過巴布亞新幾內亞,葉舟積極的攻城略地,也讓他在去年順理成章成為UT斯達康的亞太區副總裁。
 
因為樂在競爭,他們都很「敢」,也充滿了把對手「逼到絕路」的狠勁。
 
就如中國首富國美電器集團主席黃光裕,在攻進頭號對手蘇寧電器大本營——南京的戰役中,黃光裕將工作人員分散到所有賣場,全天候觀察對手動態,當人員回報蘇寧打八折,他就打七折;蘇寧再降到五折,他二話不說以三折因應。
 
最常掛在黃光裕口中的是,「我敢將利潤全部送出去,送幾年我都不怕,我敢白賣,看你能不能活下來!」黃光裕接受本刊專訪時即指出,「我不願意花上三個月,將計畫書「字斟句酌」的修改到完美再去執行,只要事情有三成把握,我們就馬上幹,在幹的過程中不斷去調整。」 (冒險精神夠,且瞭解市場機制)
 
比臺灣人願意吃苦 正面迎擊危機,把壞帳變成賺錢生意。
 
多數的臺灣人寧可安於現狀,沒有十足把握的更好機會,多半會選擇按兵不動,這群中國的經理人卻如生存在難得放晴的青康藏高原上藏獒一般,總是在將肚子填飽後立刻出發尋找下一個棲息地,藏獒相當清楚,沒有捷足先登的後果將是餓死在冰天雪地當中,相對的,「只要能拿下,整個天下就是我的。」
 
奇異(GE)企業金融事業部臺灣區總裁陳劍鋒如此說道。這種不安現狀、要搶先機、要打江山的性格,正是現在臺灣企業安於多年順風之後,遇見經濟逆風時需要的人才。
 
二000年底,《經濟學人》一篇臺灣即將發生金融風暴的報導,吸引住當時任職奇異企業金融事業部日本區經理陳劍鋒的目光,半個月後,已被奇異總部拔擢為金融事業部捷克區總裁的陳劍鋒來到臺灣考察,原本只是一個星期的行程卻因為奇異總部一通電話響起,留在臺北。
 
面對大環境被看壞的危機,這位中國人展現了當時臺灣金融圈從未出現過的性格,就是不怕。
他不像銀行家對壞帳避之不及,他迎向壞帳;他不像創投家花錢買夢想,他自稱是買夢魘。不到兩年的時間,陳劍鋒以現金低價收購銀行不良債權,包裝、重整、再出售賺取利潤,當時才三十一歲的陳劍鋒大膽走在潮流前端,讓奇異成為二00四年取得最多銀行,不良債權的資產管理公司。
 
相對於中國高階經理人的藏獒性格,被稱作一碰就爛的臺灣「草莓族」,卻是截然不同。 
悟饕池上飯包執行長林峰今年三十三歲,是臺灣俗稱的六年級生。在他眼中,臺灣年輕人真的「像草莓一樣,那麼難栽種,還要養在溫室,太熱不行、太冷會死、太濕活不成。」
 
林峰是個臺灣女婿,他還記得第一次在加拿大見到岳父時,岳父對他的妻子說:「爸媽再辛苦,也要讓你們吃得好、穿得暖。」
 
他感到不可思議,卻不知道這是臺灣普遍的現象。林峰還發現,每個來悟饕池上應徵的年輕人,最在意的不只是薪水,而是一個月能休多少天假,當他告訴應徵者,「我每天工作超過十四個小時,因為待在悶熱廚房,每天要帶三套換洗衣服後,超過一半的人都打退堂鼓。」
 
臺灣肯德基開發部副總監虞國偉來臺灣半年時間,最不能接受的是臺灣員工告訴他:「能做最好,不做也沒損失。」
 
而在臺灣已生活五年的葉舟,最納悶臺灣的一點是,「臺灣的冬天最低溫度至少有十度,卻連隻小狗都得穿衣服。」
 
葉舟發現,臺灣員工和中國人的最大不同處是,「臺灣員工能夠follow the rule,卻從來不會question the rule。」
 
他說,「以和為貴」是臺灣人的特質,或許正因為如此,臺灣人被認為是最有人情味的國家,結果卻是:爭得到的,是大家都有能力拿下的;沒爭到的,是根本沒花心力去拿的。
 
這群中國領導者眼中的臺灣「草莓」現象,其實也正是他們今天在臺灣能大展拳腳的原因,因為今日臺灣企業正缺少能用藏獒精神打仗的人。藏獒精神,是受得住惡劣環境,鬥爭也絕不退縮;在這群中國在臺灣的高階經理人身上,許多人會看到,他們對於勝利的定義,絕不是小贏,而且為贏得勝利,更是不惜付出代價。
 
當有那麼一天,你的上頭來了一位藏獒老闆時,
你也要有心理準備:在他們旗下做事,必然要面臨重新定義努力作事的震撼教育。
 
台灣加油!
台灣人,加油!
 
 
(((((((((血淋淋西藏 台灣的借鏡))))))))))
 
再次的,我們又在西藏首都佛教聖城看到喇嘛被中共武警解放軍打得鮮血淋漓,一命嗚呼。彷彿時間又回到1989年中共在拉薩的武裝鎮壓屠殺藏人,1959年中共入侵強佔西藏的悲慘,再度又時空錯疊地上演。西藏人是何等的不幸,連在自己的國土上表達熱愛西藏都會被中共奪走性命,到底中國是一種什麼樣的政權,可以對被他們賦予中國國民法定身分的西藏人如此殘暴地殺害? 
 
爭自由就變敵人 
今天西藏人要求的不過是讓西藏人在西藏過他們想過的生活而已,這難道不是國家應該保障每個人所應有的天賦權利嗎?然而北京對西藏人民的基本權利不但不想給予,當藏人和平紀念他們勇敢保護達賴喇嘛出走的310西藏抗暴起義日時,竟然又被當成暴民被鎮壓屠殺了。為什麼?
 
因為西藏被強佔後,強迫西藏人變成所謂中國偉大祖國的少數民族一員後,並沒有被當成真正的中國人民,他們是中國在西藏殖民地的次等人,他們只有服從北京統治者的義務,他們沒有說出心中想法的自由,所以當西藏人說出他們懷念他們慈悲的領袖達賴喇嘛時,就變成中國的叛亂份子。當他們喊出要西藏自由、西藏獨立時,他們的生命就失去了自由。為什麼?因為中國認為這些要自由的西藏人不再是中國國民,而是敵人。而這些西藏人在歷經近50年的中國統治後,縱使經濟生活有所謂中共宣稱的改善,為何還要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而甘冒犧牲生命的代價,大聲喊出他們的心聲希求? 
 
因為中國這個國家沒有實現當初強佔西藏的諾言,讓西藏保持他們原有的歷史文化傳統,單純善良的西藏人事後發現被中共騙了,但還衷心盼望中國會改邪歸正實現諾言,所以繼續祈禱、繼續等待。可是等了30年,稍稍再表達一下想法,就又被鎮壓戒嚴了,又忍了20年的壓迫,終於決定還是要反抗。縱使反抗是困難又危險的,但若不反抗如此滅文滅種的迫害,那內心會更痛苦。因為身為西藏人卻無法成為真正西藏人過真正西藏人的生活,那將比死亡還痛苦。
為什麼今天的西藏人會如此的痛苦,因為西藏人已失去保護他們的國家。因為完全經歷體會過沒有國家保護的痛苦,所以才會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也要勇敢爭取西藏自由獨立,所以在中國武力的威脅下,縱使要流自己的鮮血,依然要請達賴喇嘛返回西藏。 
 
「不同化即滅亡」 
今天拿這個血腥鎮壓藏人的事實來對照中國自我宣傳的和平崛起,就可以知道這個政權除了暴力的本質以外還有什麼?中共用國家暴力催毀消滅西藏的國家,使之永遠難以復生重建,就是中國治藏政策的最高指導原則,這也說明了中國將會不擇任何手段不計任何代價繼續消滅西藏,正是中國政權「不同化即滅亡」的一貫做法。中國對西藏都這樣做了,對台灣還會有不同的策略和做法嗎?血淋的西藏,絕對需要我們的同情與支持。同時,也是一面台灣最好的借鏡。 
 
作者為台灣西藏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 
 
翁仕杰 
~~~~~~~~~~~~~~~~~~~~~~~~~~~~
 
我花了將近一個下午的時間上去橙果的網站 進去他所有文章的連結
真的感嘆 
其中有一項看法 更是令我對他這位蔣家後人感到震驚
 
~ 白木怡言 蔣友柏 ~ 
 
讓台灣走入世界,讓世界擁抱台灣 
 
白木怡言有一些很有深度的網友,他們在這個選季進入最後狂熱階段的3月裡,不問我應該支持誰,卻留言來問我,應不應該去投「返聯」和「入聯」的公投。我認為「返聯」和「入聯」的兩個公投都應該去投,而且都要投「贊成」;我認為以台灣在世界舞台的實力與角色,我們所接受到的待遇實在是「太不成比例的不公平」了。我們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大大地替我們自己「發聲」,要讓這個「不平之鳴」響遍全球,讓「我們的希望」震入全世界每一個人的耳朵。人類政治文明進化的標誌  「公投」是人類自由民主政治發展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個最文明的表現,也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權利表現尊重的最高境界,這一個概念我在我今年初的po文「一階段、兩階段都不如我的『蔣氏零階段』」已經講得很清楚了,網友如果有興趣可以回過頭再去讀一遍。既然我都認為「公投」是人類自由民主政治發展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個最文明的表現,也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權利表現尊重的最高境界,我當然贊成這次的「返聯」和「入聯」的公投。台灣人!台灣的公投台灣的未來就看你們了!!台灣人加油!! 
 
 
我的認知中沒有"兩岸",只有"兩國"。
我的思想中沒有"大陸",只有"中國"。
我的國家中沒有"內地",只有"台灣"。
 
我很喜歡這三句話,也是我深切的理念,
請繼續為台灣加油!請多包容台灣的不好,多彰顯台灣的好,
這是我一貫努力的,因為台灣的不好,已經有人天天在說了,
我很樂觀,我相信努力,信心,和愛,就是我們的力量,
總有一天,台灣國一定會實現的。
加油哦!我的朋友。 
 
 
一起來為這塊土地加油
台灣加油
感動耶~~
越來越多的人愛台灣了
支持台灣了
認同台灣了 
 
願世界和平,願所有的恐怖份子和暴力份子,
全都消失不見,沒有飛彈,沒有武器,沒有戰爭。
 
~~~~~~~~~~~~~~~~~~~~~~~~~~~~~~~~~~
想了解台灣? 麻煩請看看下面的文章..
 
請至 http://www.taiwanbasic.com/tw/ 了解!
 
台灣"國際地位"與《美國憲法》下法理探討
 
只挺台灣,天佑台灣,台灣加油!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