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簡單愛

關於部落格
幸福不在於有沒有人愛
而取決於你愛不愛自己
  • 36585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公分的慾望


一家餐廳舉辦了一場鰻魚現殺現烤美食秀,我問那一天最少要宰殺近300條鰻魚的魚師傅:「殺鰻魚時,你可以感覺到鰻魚的痛嗎?」
 
原本只是有點自言自語般的隨口問,沒想到這位魚師傅沒什麼猶豫的就直接回答我:「當然可以!」
 
這位年輕的魚師傅說,殺鰻魚最重要的一個步驟,就是要一刀從鰻魚頭畫到鰻魚尾,將圓圓的魚身剖開成為一整片適合燒烤的平面,那一刀要畫的很直很長,而鰻魚通常會在這時候用力扭動,一條鰻魚重量頂多300或500公克,但那掙扎力道之大,有時人都抓不住,「所以我知道,鰻魚一定很痛。」
 
「當你感覺到鰻魚痛時,你心裡怎麼想?」我問。
 
年輕的魚師傅說:「我很生氣!」氣什麼呢?「氣牠們為什麼要掙扎,不讓我順利一刀畫下去。
 
牠們愈掙扎就會愈痛,但你又不能罷手不殺。」
 
我靜靜想著魚師傅這段話,覺得有無限的感慨。
 
鰻魚怎麼殺?因為美食講求新鮮,所以鰻魚一定要現殺現烤才足以吸引老饕。
 
鰻魚是這樣殺的!首先要把活蹦亂跳的鰻魚抓來丟到冰水桶中。
 
魚師傅說,最早期的廚師是將鰻魚敲昏,但這樣太過血腥,因此現代都是丟到冰水桶中。
 
丟進冰水桶中的鰻魚,原本的活蹦亂跳不過1、2分鐘後就會安靜下來,變得十分緩慢,這時,廚師才有辦法將滑溜溜的鰻魚抓牢。
 
要抓鰻魚一定要用3指,如果5根手指都用,鰻魚反而容易掙脫。
 
鰻魚抓穩後,接著就要用刀在脖子處畫一刀放血,然後用尖釘固定鰻魚頭,再用鰻魚刀剖開魚身,將身體裡的脊椎長刺割掉,接著去尾、去掉多餘部分,這時圓圓的鰻魚就會變成了長方塊,完工!變成長方塊的鰻魚肉,還是「活肉」。
 
魚師傅說,這時已經割下的鰻魚頭還在動,沒有頭的魚身體也還會動,如果放著不理,生命力強的最多可以支撐6小時,6小時內都會動。
 
魚師傅一邊說,一邊把魚身交給廚師現場燒烤,燒烤爐就在還會動的鰻魚頭邊,廚師於是就在鰻魚頭的視線中,現場烤起牠的肉,割取牠的肝,一邊熟練的動著,一邊說:「那這個頭呢,我們就會拿去熬成鰻魚烤醬。」
 
會動的新鮮鰻魚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肉被烤。
 
到底誰殘忍?我一邊看著還在動的鰻魚頭,一邊聞著牠在火爐上的身體散發出的香味,那是一種說不出的矛盾。
 
而會動的鰻魚頭,看著自己的身體在一旁被烤,又是什麼感覺?我看著手上沾滿鰻魚鮮血的魚師傅,突然一陣感傷。
 
這位魚師傅是個有感覺的人,他可以感覺到鰻魚的痛,但因為工作,他依舊天天要殺近300條鰻魚,承受300次的不舒服,如果說宰殺鰻魚是血腥的、是不舒服的,是我們不想看的,那意思就是,所有的不舒服與血腥,都由這位魚師傅來幫我們承擔了,我們只是心虛的眼不見為淨、假裝高尚的享用著美味鰻魚飯。
 
我想起「女農討山誌」這本書,在書中阿寶說,她是素食主義者,也堅持應該要有機才能保護土地,然而,當那天她堅持不用農藥,因此必須要親手抓起一隻隻農地害蟲,但又不能將這些蟲放生以免危害另一區域的自然生態,於是,她只好將蟲一隻隻丟進水中溺斃。
 
隨著愈來愈有經驗,覺得溺斃反而是緩慢的凌遲,因此她開始狠下心來將蟲當場擊斃,或用剪刀將蟲一刀剪死,每剪一下,心就如電擊般一陣抽搐,只是,一天下來往往都有上百隻蟲。
 
在書中,阿寶說:「我已經是個農夫,除蟲是農夫的天職....然而要在這個職場上敬業,生命的衝突就無以迴避。
 
....才發現過去修得輕鬆愉快,原來是一種無意間的狡猾,該做的難做的功課都由別人做了。」
 
即便是素食者,今天高雅的吃著蔬菜說自己不殺生,但實際上,蔬菜要長得出來,過程中又必須毀損多少昆蟲的性命,這些工作是農夫或農藥幫忙做了!我不是素食主義者,但今天之所以可以開心吃著美味鰻魚飯,是因為我不用自己去抓魚、殺魚,該做的、難做的,對魚的殘忍與無情,都由這些魚師傅與廚師用他們沾滿血腥的雙手幫我做了。
 
廚師在還會動的鰻魚頭上方,處理著牠的肝。
 
如果今天人的口慾不能除
如果今天殘忍與無情是維持生命的必須
只能
多感謝這些為我們犧牲生命的動植物
多感謝廚師與漁夫
是他們用雙手真實握著鰻魚的痛
幫我們承擔了所有美食背後的血腥與不舒服
 
(再好的美味也只是滿足20公分的慾望罷了)
 
......... (20公分=口腔到食道的距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